天天中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天天中文网 > 超维术士 > 第2458节 新特性

第2458节 新特性

不想错过《超维术士》更新?安装天天中文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执察者并没有如波罗叶所说的那般,去叫醒安格尔。
  
  如今神秘果实的失序之力,虽然一定程度出现了质变,但并不算太强烈。其他巫师都能自主清醒,而安格尔还处于扭曲界域与绿纹域场的双重保护下,应该更容易清醒才对。
  
  而且,安格尔如果真的沉溺其中,他会不知不觉间往前走才对。可安格尔并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。
  
  所以,他到现在还没清醒,可能存在某些蹊跷。
  
  执察者决定继续观察,如果安格尔出现明显异举,他会加以干涉。但如果只是站着没动,那就先放放。
  
  比起安格尔的沉溺,执察者更关注的其实是逐光议长那边。
  
  他们是投影,就算被新的失序效果影响了,但毕竟沾染不深,应该和其他巫师一样,很快就会挣脱才对。可到了现在,逐光议长等人还处于迷茫状态,这就很奇怪了。
  
  难道,神秘果实对他们“特殊关照”了?
  
  还有,他们的投影如今处于怔神状态,那他们的本体呢?藏匿于虚空的本体,是否也未曾清醒?
  
  假如答案是肯定的,或许这次的失序节奏,会有新的定义。
  
  ……
  
  安格尔是在数分钟后苏醒的。
  
  他回过神后,第一时间发出了“舒气”的噫吁声。
  
  在执察者听来,安格尔的哼唧声并没有过于负面的意思,反倒更像是一种内心被填满后,酣畅淋漓之际发出的满足声。
  
  执察者眯了眯眼,似乎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的……收获如何?”
  
  安格尔没有仔细去分辨执察者挑选的措辞,下意识的回道:“还不错,令人心醉神迷的结构。可惜的是,目前还只能从那裂缝中窥到很少部分,如果裂缝还能大一些就好了。”
  
  安格尔的回答,让执察者确认了心中所想。
  
  果然,安格尔的沉醉和其他人不一样,他看到的是失序之物逐步诞生时的那种“结构”……呃,虽然执察者自己也不明白何谓“结构”,但应该是失序之物的某种内蕴?
  
  天赋的确不一般。
  
  这就是接触过神秘层次与其他没有接触神秘层次的巫师的区别吗?
  
  如果安格尔这次能更进一步观察到他口中的“结构”,或许未来还真的有可能完成弗罗斯特的愿景?
  
  执察者思索期间,安格尔则是在观察着四周。
  
  在这过程中,他听到了身后那群巫师的绝望与懊悔,也看到了远处波罗叶看过来的异样目光,同时也发现了逐光议长等人的异常。
  
  安格尔也不笨,结合那群存活巫师发出的只言片语,他已然将之前发生的事脑补了出来。
  
  “神秘之初”的新吸引力开始发威了,虽然它还没有强烈到让人无法抵御的地步,但却限制了所有人逃离的可能。
  
  而且,就连逐光议长等人的投影,也在失序之物的影响范畴中。
  
  这种“新的吸引力”,其本质可是比之前的要强了不止一筹!
  
  不过,安格尔虽然分析出来了当前的情况,却没有太多的真实感,或许是因为他在执察者的扭曲界域护佑下,对新的吸引力感知不大?
  
  安格尔没有继续深想,因为执察者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  
  “根据当前的情况,你觉得这件神秘之物一旦失序后,效果会是什么?”
  
  安格尔愣了两秒钟,没想到执察者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。虽然有点奇怪,但安格尔思考了片刻,还是认真回道:“本质更强的吸引力吧?”
  
  “何为本质更强?”
  
  “束缚力吧,我看其他巫师都在讨论,此时连使用禁忌之术或者自爆,都无法逃离。这意味着,吸引力虽然没有达到此前标准,但束缚力更强了。”安格尔斟酌着回道。
  
  “只有束缚力吗?”执察者话毕,目光幽幽的转向远处的逐光议长等人。
  
  安格尔随着执察者的眼神看去。
  
  当他看到眼神迷离的逐光议长等人时,心中悄然升起了一个疑惑:“他们好像还没有回神?”
  
  执察者:“是啊,没有回神。”
  
  咦?安格尔疑惑的回头看了眼执察者,虽然执察者的回答没有什么问题,但他莫名觉得执察者的语气好像有点古怪。
  
  当安格尔与执察者四目相对的时候,从对方的眼神中,安格尔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  
  “大人,失序之物的效果或许是吸引力本质的增强,但从逐光议长等人的情况来看,这效果中应该还存在某些特异之处,否则以逐光议长的实力,应该早就回神了才对。”
  
  “我们或许可以先了解一下逐光议长等人的当前情况,这样可以更好的对情势进行判别。”
  
  安格尔很郑重的给出建议。
  
  执察者淡淡道:“不是我们,是你。”
  
  安格尔怔了片刻:“对,是我。”
  
  执察者满意的点点头:“如果这是你的决定,那你就去做,我不会干涉。”
  
  安格尔:“那我们可以往逐光议长的方向,稍微移动一下吗?想要了解情况,他们的投影最好能苏醒。我可以用域场试试,但我的域场延伸的范围并不大,需要靠近他们。”
  
  执察者:“可以。”
  
  安格尔:“……”果然。
  
  执察者的回答,让安格尔确信他的猜想没有错。执察者刚才突然提出什么“失序之物的效果是什么”这种问题,估计就是为了引出这个后续。
  
  执察者显然很想研究逐光议长等人的状态。但他自己无法干涉南域之事,除非他有一个合情且合理的理由。
  
  而安格尔就成了最佳的理由了。
  
  执察者因为某些关系庇护安格尔,与安格尔产生了联系。而安格尔想要研究逐光议长,执察者便能借着与安格尔的联系,顺理成章的做成一个理由。
  
  既绕开了誓约的限制,还能达成目标。
  
  无外乎,安格尔觉得执察者的语气怪怪的,其实就是在对他进行暗示……嗯,不对,应该已经说是明示了。那渴望的眼神,简直太明显不过了!
  
  安格尔虽然心中一顿腹诽,但表面却不敢有任何造次,恭恭敬敬的请示,战战兢兢的异动。
  
  他们与逐光议长并不远,横向平移了几步,就轻松的抵达了逐光议长所在的区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